绅士

神爱世人,我爱叶修。

【喻黄/黄少天生贺】谈恋爱不如讲相声

黄少天生贺企划5:00

烦烦生快!【撒花撒花】

嗯文里的相声不好笑我的锅【捂脸】

糖糖糖

苏苏苏

oocoocooc

最后感谢我的傻基友帮我写了两百个字【默一脸】 @清肆——讲道理我最帅了w 

—————————————————————————

  “今天这个相声啊是关于我们喻家大公子喻文州的啊这喻文州啊.......”黄少天看了看围坐在自己周围的一堆服饰精致小孩满意的笑了笑,看来他今天的饭钱有着落了。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这喻文州啊哪都好你看他那脸呐我黄少看了都感觉到了危机啊不过我还是要稍胜一筹啊哈哈哈那身段啊那手啊那腿啊黄少我看了都羡慕啊呸我都觉得不错啊………但是你们知道他为什么如今都还没娶吗?”黄少天忽然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那是因为他手残啊!那是因为他不仅手残他还是断袖啊!”

  

  然后他被打了。

  

  

  

  “不准你这么说喻文州哥哥!”

  

  “谁说大小姐都不喜欢喻文州哥哥了?!我爹爹是丞相!我可喜欢喻文州哥哥了!我以后可是要嫁给他的!”

  

  “就是!我爹是大将军!”

  

  “我爹是尚书!”

  

  “喻文州哥哥才不是断袖呢!喻文州哥哥的袖子可好可完整了!”

  

  “要不是听说你这今天有关于喻文州哥哥的相声我才不来呢!结果你还瞎说!”

  

  “你别吹了就你这样还比喻文州哥哥好看?!骗人!”

  

  “你骗人!喻文州哥哥才不是手残呢!他能文会武是我的榜样!而且就算喻文州哥哥家里变穷了只能穿断了袖子的衣服我也喜欢他!”

  

  “你们笨死了!断袖是喜欢男人的意思啦!要是喻文州哥哥真的是断袖就好啦我们男孩子也有机会了!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哥哥才不是!”

  

  “你说话不打标点符号!我讨厌你!”

  

  “你说的相声一点都不好笑!我娘说了相声都是很好笑的!”

  

  “............”

  

  “............”

  

  “............”

  

  骂完了小孩们瞪了黄少天一眼转身走了。

  

  黄少天觉得现在的小孩子都好可怕。

  

  他想静静,也不要问静静是谁。

  

  

  

  他被一群小屁孩嘲笑了。

  

  他十分委屈。

  

  说话语速太快怪他咯?

  

  说的相声不好笑怪他咯?

  

  好吧好像真的是怪他。

  

  但是他没骗人啊!

  

  喻文州的确手残啊!

  

  他的确还是断袖啊!嗯......应该。

  

  嗯虽然他也是。

  

  

  

  黄少天蹲在地上思考了下人生。

  

  然后看了看自己面前空空如也的碗有些惆怅。

  

  他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这都是因为他意志坚定,坚韧不拔,不受诱惑!

  

  但是..........

  

  黄少天看了眼正在演奏空城计的肚子。

  

  觉得也许他该做个能屈能伸的人。

  

  

  

  忽的头上的阳光被挡住了,地上投射出一片阴影。

  

  头顶上是喻文州那熟悉的温润嗓音:“听说少天今天讲的相声是关于我的?”

  

  黄少天觉得他都不想说话了。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时是很激动的。

  

  因为他看到了喻文州俊秀的脸和温和的笑容,精致的服饰以及从小厮手里拿来的一串铜钱。

  

  他听见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他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如果喻文州不是把铜钱放入他身旁那个小乞丐碗里的话。【冷漠.jpg

  

  然后掏出了一枚铜钱放入了黄少天的碗中,对黄少天笑了笑:“来段相声吧。”

  

  黄少天看着碗中的一枚铜钱难得没有多说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然后三秒种后喻文州听到了一个长达四十五分钟左右且一句话中间基本无间断的废话。

  

  哼叫你给一个乞丐一串铜钱给本少爷一个本少爷烦死你!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还笑那么苏!声音还那么苏!

  

  你这么苏的对着一个断袖真的好吗!

  

  黄少天默默嘀咕着。

  

  但是好像被听见了。

  

  他看见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神变了变,饶有兴趣的挑挑眉:“断袖?”

  

  

  

  再次见到喻文州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了。

  

  嘴边依然挂着浅淡的笑意:“上回兄台跑太快了没来的急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本少爷叫黄少天连本少爷的名字都没听过你一定是不关注江湖八卦!我比你小几个月跟你一样二十了我连你要问的问题都直接说了是不是很贴心?是不是你就说!诶你不用说不用说你叫喻文州,是喻家大公子今年二十啦!我连你自我介绍都帮你省了是不是很贴心!”

  

  喻文州身后的小厮幽幽看了黄少天一眼:“说吧你暗恋我家公子多久了。”

  

  “................”

  

  喻文州没说话一双眼睛带着笑意打量着黄少天。

  

  黄少天涨红了一张脸,瞪了那小厮一眼,然后带着讨好的笑容看向喻文州:“你看我这么贴心,但像我这么贴心的人今天还没吃饭.....”

  

  喻文州领会的笑了笑:“走吧。我请少天兄吃饭。”

  

  黄少天猛的跳起来,拉住喻文州往前走:“那还等什么快走啊!还有大家都这么熟了还客气兄啥兄啊你喊我少天就行了!诶还有我跟你讲啊..........”

  

  身后的小厮困惑的看了喻文州一眼,少爷不是有洁癖的吗.........

  

  

  

  第三次相遇是个意外。

  

  但只是在黄少天看来而已。

  

  

  

  “哥哥我还要扮成乞丐多久啊....”

  

  路过的黄少天疑惑地停下了脚步,这不是每天在他旁边的那个小乞丐的声音吗?他不是一个亲人都没了吗?

  

  哥哥?

  

  扮成乞丐?

  

  于是黄少天秉承着一颗有八卦就不能放过的赤诚之心蹲下来开始听墙角。

  

  “快了......黄少天马上就是哥哥的了,就不需要瀚文扮成乞丐了..........”

  

  我艹?

  

  卧槽?!

  

  小乞丐不是小乞丐是喻文州他弟?

  

  他自己还马上就要就要是喻文州的了?!

  

  他怎么不知道???【黑人问号】

  

  不过这种有点小高兴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啊卧槽?

  黄少天平复了下心绪,猫着腰离开了那个巷子口,没看见喻文州看向他离开的那个方向的沾染胜筹帷幄的笑意的眼睛。

  

  

  

  黄少天来回到自己摆摊说相声的地方思考了半个小时。

  

  觉得喻文州可能是想做他啊呸想追他。

  

  我黄少天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中了他的套呢你说是不?

  

  不过这喻文州想追他干啥?家里缺话唠啊呸。等等这也就是说,喻文州也是个断袖啊!

  

  不过他要是想追他为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他那么小气??

  

  所以果然还是想做了他吗?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好可怕,这个世界好复杂。

  

  于是他又蹲在地上沧桑的思考了半个小时决定他应该先发制人。

  

  然后他讲了个关于喻文州的相声,准备来诋毁下他的名声。

  

  嗯然后喻文州来了。

  

  

  

  “那个,文州啊,我们有话好好说。你不要笑的这么慎人看着我啊。”黄少天干笑了几声,要是让喻文州知道他这么编排他还不得打死他?不过这也是事实不是?

  

  “嗯,我们有话好好说。”喻文州换了个笑容,笑的纯良无害。“其实你说的相声我一字不露的听到了。”

  

  ......啊他刚才说了些什么?

  

  风太大我听不清。

  

  “那么,少天你这么污蔑我,我以后都娶不到媳妇儿了,是不是该怪你?”

  

  屁!明明是你自己断袖!你不是想追我你就是想做我!而且喜欢他的人长后要嫁给他的人因为他还多了些男孩子!黄少天这么想着,他也想这么说。

  

  “咳,这个我还是可以再讲段相声圆回来的。”我黄少天可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

  

  “不用讲相声。”

  

  “把你自己赔给我就好了。”

  

  

  

  喻家大公子起居注:

  

  荣耀32年二月

  

  今天陪瀚文出去玩看到了一个说相声的,他的相声一点也不好笑,但人很可爱。

  

  

  荣耀32年二月

  

  又看到他了。

  

  

  荣耀32年三月

  

  今天娘让我去见阮家的大小姐,没有他可爱。

  

  

  荣耀32年三月

  

  他叫黄少天。名字也很可爱。

  

  

  荣耀32年三月

  

  我吧瀚文安排到他身边去了。我跟瀚文说要是他去了我就帮他追阮家小小姐。

  

  

  荣耀32年三月

  

  给瀚文去送钱顺便接近他。让他给我讲了个相声只给了他一文钱。我觉得比起给予他恩惠的人他会记住在他面前给予一个并没有他有本事的小乞丐很大恩惠而只给他一文钱他会记得更牢。

  

  

  荣耀32年四月

  

  他吃东西的时候好可爱。

  

  嗯不喜欢吃秋葵。

  

  

  荣耀32年四月

  

  我觉得我们得发展有些慢了,得快一点。

  

  

  荣耀32年五月

  

  听说他要讲一个关于我的相声,有点期待呢。

  

  把府里来的小孩都撺掇过去吧。

  

  

  荣耀32年五月

  

  我们在一起了。很开心。

  

  若干年后,这篇下面出现了一行不同的字迹:屁!本少爷明明.........

  话还没写完,余下的是一道长长的划痕。

  嗯,我相信你们懂的。

  

   —————fin—————

  

评论(1)
热度(57)

© 绅士 | Powered by LOFTER